第379章 黑云壓城城欲催(第1/2頁)

作品:《海帝殿下的小美魚

        拓智俊收了戒指,便道:“事不宜遲,你扮成男子,跟我的兩個手下一起進去!

        牟穎琪:“遵命,主上!

        拓智俊帶了牟穎琪,正準備去找白決和荀升,剛到半路,已見兩人迎面走來。

        白決:“拓護衛!

        說罷,白決看了一眼拓智俊身邊的牟穎琪,似乎有所遲疑。

        拓智俊見了,立即道:“這是本長使新收的花靈國暗使,名叫墨瑩,此事已稟告了國主,你但說無妨!

        白決這才道:“國主讓我等立即到龍騰國魏相后院與北冥堂的接頭人匯合,在他的掩護下釋放千僵爆獸,以防城中其他人發現!

        拓智俊一聽,心下一驚,剛才聽馨兒提起清瀾被魏相傳走,表面上拓智俊并未顯出一絲擔憂,實際上早已打算去魏相府一探究竟。

        如今赫望竟然通知白決自己和北冥堂手下的接頭處正是魏相的后院!

        聯系起上次赫望讓自己去探查清瀾是否手中有東燎火鼎之事,拓智俊此刻對清瀾的安危著實擔憂了起來。

        雖然心中吃驚,然而表面上,拓智俊只淡淡地道:“那就走吧!

        且說清瀾一大早就被魏相召了去,當時,龍騰全國上下尚未通告云至風中毒之事。

        然而,清瀾并非如拓智俊所說一早就知道了此事,相反,直到他走進魏相府的那一刻都不知道師傅云至風中毒的消息。

        清瀾不知三叔魏常樂找他何事,但師傅云至風走之前曾經說過讓他協助幾位師叔處理朝中事務,想來三叔應該有事需要他幫忙。

        清瀾被侍從帶到客廳等候,然而,過了好一會兒,卻不見三叔魏相來到。

        清瀾甚覺奇怪,出了客廳,竟見剛才那些侍從女仆通通不見,他滿腹疑慮向前走,忽見一個黑影竄出,清瀾當即飛身而起,拍出一擊藍焰魅火。

        這藍焰魅火凌空飛了出去,帶著耀眼的光芒紛射向那黑影,清瀾展開身形隨即跟了上去,那黑影竟是一個黑衣彪形大漢。

        只是這黑衣人的動作看起來卻甚是古怪,如同一塊被大力推動的破布一般。

        嗤嗤幾聲,清瀾拍出的藍顏魅火竟然將那黑衣人的身體穿透,在那黑衣人的身上燃燒了起來。

        清瀾飛落到那黑衣人面前,只見一陣古怪的強風隨之過來,那黑衣人面上的黑布跌落下來,顯出了他的容顏。

        清瀾大駭:“三叔!”

        他立刻上前抱起三叔魏常樂,只見魏常樂面色昏暗,唇色發白,明顯是早已死去多時。

        就在這時,刷拉拉整齊劃一的步伐聲,原先空無一人的園子里,齊刷刷地沖進來一群龍騰的將士,但都是清瀾不熟悉的面孔。

        這群人手里全是明晃晃的弓箭,少說也有一百人,清瀾一眼掃過去,其中靈力達到一百級以上的小頭目至少就有十個,看樣子似乎來著不善。

        為首的正是二叔呂奇,呂奇見此情景,大喝一聲:“清瀾!你為何殺你三叔?”

        清瀾大驚:“我,我沒有!”

        清瀾心頭大痛,三叔魏常樂為人穩重,處事周到,幾位師叔之中,唯有三叔獨喜詩詞古跡。

        每次清瀾回封遠城,三叔都會給他帶些喜愛的書籍,在這一點上,唯有清瀾和三叔頗有共鳴和默契。

        如今見三叔猝然長逝,清瀾心中又驚又痛,清瀾看著三叔身上自己發出的藍焰魅火的痕跡,那傷口處已然無鮮血滴出,他可以肯定,三叔絕非死于自己之手。

        呂奇大怒:“不是你,是誰,你自己看看他身上有你發出的火龍族靈技!”

        就在這時,只見龍騰軍士中跑出來一個兵士:“稟告呂掌事,剛剛接到北掌事的密報,說龍帝前日在黑水河中毒后幻化成魔,沿途都有千僵爆獸撕咬村民的痕跡,如今這魏相府上下一百多口人全都死于千僵爆獸的撕咬,或許真的不是清瀾世子!”

        清瀾一聽,大驚:“不可能!師傅靈力高強,斷不可能中毒!這是謠傳!”

        呂奇:“既然你說魏相非你所殺,那么魏相身上的藍焰魅火痕跡定然是你師傅所發出的了,清瀾,你對龍帝的感情,二叔知道,但這么大的事,你不能包庇你師傅!”

        清瀾大怒:“胡說,師傅為人光明磊落,豈是這等小人!”

        呂奇:“事實俱在,容不得你抵賴!來人啊,清瀾已被云至風魔毒控制了,與云至風一起殘殺了魏相一家一百多口人,抓起來投入大牢之中!

        清瀾大驚,暗自將自己手中的子龍戒刺入自己掌心血肉中,他沒有忘記師傅云至風曾對他說:“一定不要丟失東燎火鼎!”

        呂奇這一聲呵斥,立刻一群兵士上來將清瀾捆縛住。

        呂奇:“搜他的身,看看可有什么暗藏的武器!”

        清瀾大怒:“二叔!師傅待你不薄,如今你竟如此污蔑與他!”

        呂奇冷冷地道:“云至風幻化成魔,虐殺魏相一家,清瀾,你切不可執迷不悟!你自己回憶回憶,云至風每個月都有一天消失不見,從

体彩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