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章.西蒙總是在吃虧(求收藏!)(第1/2頁)

作品:《放開那群玩家

        事實上西蒙也知道梅森與艾格尼斯的想法。

        他們無非就是希望灰月要塞那些不可掌握的天災紅星作亂。

        這一點就算是西蒙也不能否認,確實存在一批作死欲望強大的天災紅星。

        有些天災紅星都還開玩笑說要沖進城主府往西蒙身上摸兩刀。

        雖說現在看來只是開玩笑,但世界上總不會缺少那種勇于作死的人。

        特別是像天災紅星這種十分難以掌握的存在。

        這一點西蒙心里其實清清楚楚。

        但那又怎么樣?

        至少現在玩家威脅不到自己。

        就玩家目前的實力來看,他們想要達到親衛隊長保羅的層次還至少需要刻苦練習個月以上的時間而且還得是第五層那種大神級別玩家。

        至于個月后?

        在個月時間內,西蒙要么拿到千面魔具,要么被兇星會議的四柱神從世界上抹消。根本考慮不到之后的事情。

        倘若西蒙確實拿到了千面魔具,并且將四柱神成功糊弄了過去——

        那就更加不用擔心真有作死的玩家對他下了啊。

        千面魔具。那是以永夜魔女之智制作的魔具,只要將它拿到,不管擬化世間何物都沒有半點問題,并且還能擁有被擬化生物的所有記憶、武技、乃至千錘百煉的體魄。

        屆時,就算是西蒙也能擁有自保能力,根本就不用擔心有天災紅星會想不開對自己下。

        況且——

        西蒙是知道玩家思想的。

        天災紅星大部分雖然極其沒有節操,也沒有什么底線但他們卻是能用‘單純的交易’來進行交涉的群體。

        只要事情談妥,玩家就一定會使用各種段把任務給你妥善完成。

        你甚至不用去催促,只需要等待。

        對于玩家來說,‘完成任務’這個過程,也是享受的過程。

        是的,玩家就是這種單純的存在。

        過于壓榨不行,過于豐厚的獎勵不行,過于簡單不行,過于困難也不行。

        唯有卡好間的‘度’,才能讓他們日漸沉迷,變成專屬的形狀。

        可這一點卻是這些領主們所不知道的。

        會議大廳靜默。

        沒有一個領主愿意參與到西蒙與艾格尼斯、梅森的矛盾。

        但真要說的話

        這些西部領主們其實還是站艾格尼斯與梅森那邊的。

        畢竟這兩人一直都是西部聯合的領主,根基雄厚。

        而西蒙只是一個從帝都趕來灰月擔任領主的年輕人而已。

        再加上

        數量眾多的小領主心思微動。

        天災紅星對他們來說確實棘萬分,要是能把這些家伙全部都塞去灰月那肯定是再好不過了。

        所以其實結局已經決定了。

        不管西蒙再如何生氣,再怎么不滿,最終也只能打碎牙往肚里咽,認命地將天災紅星全部容納入灰月要塞。

        小領主們小心翼翼地抬頭,剛好就看見如火山爆發前沉默的西蒙。

        此時的西蒙沉默著,目光閃爍不定,接著他才抬起頭看向對面的西部有四大領主,語調壓低:

        “這件事你們四個人其實是早就已經算計好了的?”

        他的聲音都因為‘生氣’而有些變形了。

        可就算是這樣,西蒙還是克制著情緒。

        都已經是生氣到如此地步,竟然還不失態。

        小領主們心一陣感嘆。

        與此同時,在西蒙的注視下,一直置身局外的里奇與羅杰各有不同表現。

        里奇露出一如既往的豪爽笑容,羅杰則是目光更加躲閃,不敢與西蒙對視。

        “不愧是被稱為‘帝國晨星’的西蒙領主,居然能如此迅速地推論出來結果!

        里奇贊嘆一句又說道:

        “正如西蒙領主你所推測的那樣,天災紅星轉移至灰月的計劃,其實西部四大領主都一清二楚!

        他的聲音停了停,繼續開口道:

        “將西部區域的天災紅星全都轉移進入灰月要塞,這并不是一件小事但在這件事上的態度,我和羅杰還有另外兩位領主其實都一樣。都希望將天災紅星送入灰月要塞!

        說著,里奇還拍了拍一直沒有表態的羅杰的肩膀。

        “”羅杰。

        終于到這一步了嗎?

        羅杰低低地嘆息一聲,站了起來。

        說實話,他其實一直都比較欣賞西蒙這個年輕人的,但在領地的問題上他還是果斷地選擇后者。

        “正如你所看見的這樣,西蒙領主,我也覺得作為帝國貴族就應該承擔起相應的責任!

        西蒙并沒有回應羅杰這句話。

        他只是平靜地盯著羅杰,雙眼不泛任何波瀾。

        怒火不覺從西蒙的眼消失,剩下的就只有深深的失望以及惋惜?

        羅杰用力地甩了甩頭,將心頭莫名的悸動

体彩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