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083(第1/3頁)

作品:《萬人迷被迫渣遍修真界

        “聽說是下個月舉行婚禮!鳖櫛毖亢臀汉照f起日期時,兩人坐在天鳶宮的大廳里對弈。

        下的也不是什么正經棋,是跳棋。

        一對小圓珠子在圓盤上面割據一地,然后看誰先將自己的珠子送到對方的陣營里面去。

        顧北芽現在正落于下風,他好像是順嘴就說了一下這件事,惹來魏寒空片刻的晃神,立即抬頭詢問:“真的?”

        “嗯!逼恋念櫺熓宓貞,順悄悄將未婚夫的棋子挪動了一顆,面上倒是還非常的一本正經。

        魏修士哪里能看不見?卻也不管,只當讓著他。

        “顧宗主說的?”

        顧北芽回答:“嗯,但是我是聽師姐說的,師姐說到時候回來很多人,我們的合巹儀式,會是整個修真界之最!

        魏修士笑了笑,他盤腿坐在小榻上,右肘撐在膝蓋上,掌抵在自己的下顎,另一只捏著自己的小珠子,說:“那魏某還真是榮幸!

        顧北芽也笑,順便又道:“我贏啦!

        “嗯,這次算你贏吧!蔽盒奘咳鰜G開珠子,單捏著顧北芽的腕,拉到自己這邊,說,“我們得先排一排到時候酒席的座次吧?過來!

        顧北芽也沒有抵抗,兩人間的小桌子立即也被魏寒空變走,親親熱熱的坐在一塊兒,兩人視線對上,一個不躲閃,異瞳里漂漂亮亮的都是迷人的光色,另一個沉著從小到大積淀出的感情,那簡直可以說是,地崩山摧壯士死,然后天梯石棧相勾連!

        剛要親一塊兒去,卻從外頭闖進來個小妖,嘰嘰喳喳的跪下,報告說:“老大!朱大哥那邊沒能要到人!打起來了!您說不讓他們打的,可是他們實在是欺人太盛了……我一看這不得了,而且好像有點打不過的樣子,所以就急急忙忙的回來找你……老大……”小妖還未說完,一抬頭,好家伙,直接卡殼。

        只見老大和夫人兩個正要親嘴呢!被他打攪了!

        小妖是只純潔的小妖,還是第一次看見這種大場面,他在離開家鄉跟隨老大振興妖族以前,也沒見過這些,連忙就紅透了臉蛋,頭發瞬間炸開,本害羞得不得了,渾身僵硬的顧北芽一看這小妖頭發都爆炸了,立即抿唇笑了笑,頗有風情的撇了魏寒空一眼。

        魏修士承了這一眼,心都是酥酥麻麻的,清了清嗓音,對小妖說:“知道了,你先在外面等等,我和小芽說些話,再出去!

        小妖屁顛屁顛跑出去,頭都不敢再抬一下。

        顧北芽等人走了,才眼睛彎彎的說:“我猜他是小刺猬!

        魏寒空點頭:“又對了,獎勵你一下!闭f完,魏修士親在顧北芽臉頰上,然后站起來,一邊提起放在邊的長劍,一邊說,“你先喝茶,我去去就回!

        “好!鳖櫛毖窟@些天都和魏修士在天鳶宮培養感情,效果頗有成效,只不過魏寒空不如顧北芽這么悠閑,總有小妖過來找他,不是處理族內事務,就是出去干架,回來的時候一身血腥味,哪怕用了除塵術,顧北芽的鼻子也聞得出來。

        但顧北芽不管魏寒空做什么,也不問,因為他就算不問,魏寒空也巴拉巴拉自己和他交代完畢。

        說是自從魏寒空作為妖族的首領,不少被人買賣的妖族都會被修士放掉,那些妖族也全部都投奔魏寒空過來,但總也有些死不放人的修士,認定妖就是妖,就是低人一等,然后還打算將過去要人的其他妖族都抓起來,所以也就生了不少是非。

        顧北芽有時候覺得魏寒空這樣盡職盡責為了妖族鞠躬盡瘁的樣子很帥,有時候又覺得沒有必要,只是為什么沒有必要呢?他也說不上來。

        他感覺自己在等一個人的出現,等誰卻也不知道。

        他感覺自己也是愛爹爹的,只是又絕不肯和爹爹在一起。

        他感覺自己也喜歡柳沉冤,可柳沉冤又給他很危險的錯覺。

        顧北芽搞不懂自己,也不敢深想,越是深入剖析自己的心理,就越覺得好像少了點兒什么,空蕩蕩的。

        這幾日顧北芽甚至也感覺得到爹爹對他的態度有微妙的不同,好像突然剝離了情感,成為了只有父親指責的顧宗主,對他和對其他弟子沒有兩樣。

        大部分時間,顧北芽都見不到爹爹,一問就說是出門了,再問,就說是打坐,總歸是沒有時間陪他。

        從前顧北芽的心愿就是能夠自立,讓爹爹盡情的去做想要做的事情,現在爹爹去做了,他又十分不適應,失落得很。

        顧北芽在這里咸魚著,喝了兩口茶,再眨眼,門口便步履沉穩的回來了他的未婚夫。

        他的未婚夫魏修士身上血霧凝固在空氣里,被陽光照耀得像是灰塵,慢慢散去,向他款款走來。

        此刻的魏寒空目空一切,強大又充滿魅力,和與顧北芽斗嘴時判若兩蛇。

        “我回來了!蔽盒奘孔貏偛诺奈恢,茶都還是熱的,喝了一口,說,“剛才說到哪里了?”

        “說到酒席座次的事情!

        哪里知道顧北芽剛回答,又有小妖也不敲門

体彩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