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一一一章(第1/2頁)

作品:《造反的丈夫也重生了

        從宮出來之后,驍王便直接去了關押著景王的大理寺。

        傅瑾玉聽聞驍王要來見景王,便也就把牢看管的人調遠了一些。行至進了大理寺的驍王面前,告知景王的近況。

        “自第一日吵鬧后,景王都沒有再鬧過,都只是靜靜的坐在牢房不知想些什么,有些不尋常!

        方長霆聞言,略微思索了一下,道:“不必在意,他謀逆已是不爭的事實!

        “你讓人搬一套桌椅進牢房,椅子要最為舒適的,順便準備一壺上好的熱茶,對了,再給本王尋一個暖爐來!

        十一月底,已是冬日,雖尚未下雪,但近日陰雨綿綿,比下雪之時還要寒冷。

        傅瑾玉一怔,有些不明所以:“為何如此大費周章?”

        方長霆轉而對他勾唇一笑,慢悠悠的道:“當你跌落云端之時,你最恨的人依舊錦衣華服高高在上,當你最為饑寒交迫之時,你最恨之人一身暖裘且喝著香茶,你作何感想,”

        方長霆一身黑色大氅,在這寒風刺骨的冬日,看上去暖和得很。

        “……應當是覺得憤怒吧!备佃癜羊斖蹩诘摹澳恪睋Q成了別人來做設想,若是他,應當能做到不悲不怒吧。

        方長霆唇角的弧度更揚:“本王就愛審問人的時候,這一副氣人的派頭,憤怒得要殺了本王,但作為階下囚卻又無能為力!

        傅瑾玉:……

        落井下石這一詞用在驍王的身上再也何時不過。

        大理寺一共重牢房,一重為普通牢房,二重為關押大奸大惡之徒,重關押的便是皇親國戚。

        在第重的最盡頭,關押的便是景王。

        天氣寒冷,地牢冷寒,沒有取暖的爐子,那寒意從腳底滲透至全身,哪怕景王再隱忍,也抵不住這冷汗,嘴唇更是被凍得黑紫。

        老房門被打開,一直坐在地上的景王才抬起眼眸,看著幾個獄卒把一副桌椅搬了進來,還在桌椅上端進來了一壺清茶。

        景王微微擰眉,問獄卒:“是誰來了?”

        話音剛落下,便有一道熟悉的聲音傳入牢房之:“自然是我!

        聽到這個聲音,景王的瞳孔驀地一睜,看向牢門,只見穿著一身黑色大氅的驍王從牢房外走了進來,慢條斯理的把大氅解了下來,一旁的獄卒便接了過來。抬了抬,牢的兩個獄卒也全都退了出去。

        景王很快便鎮定了下來,裝出一副波瀾不驚的模樣,冷哼了一聲:“你特意過來,只為看我的笑話?”

        方長霆抬眸淡淡的掃了他一眼,隨后慢悠悠的在方才獄卒放下的圈椅上坐了下來,把散發著暖氣的爐放到了桌面上,隨之斟了兩杯熱茶。

        一杯放在了景王面前勾得著的地上,一杯握在自己,淡淡的道:“喝茶!

        隨后什么話也沒有說,只是喝著茶,閑適從容得倒真像是在喝茶。

        但誰還會特地跑來牢獄之喝茶,這分明就是來看笑話的!

        “我如今已經淪為了階下囚了,你何必如此做派!本巴踺p嗤了一聲,似乎并未因為他的出現而大動肝火。

        “父皇今日宣我進宮,問我如何處決你謀逆一事!

        景王眼眸微微一變,繼而裝作什么都不在意的模樣,又是冷笑了一聲:“勝者為王敗者為寇,你巴不得我死,問你左右都不過就是一個死!

        方長霆垂眸撥弄了一番桌面上的茶壺,笑了笑,“當我建議父皇把你流放!

        景王怔了怔:“我番幾次要殺你,還害你千悍將枉死在稷州峽谷,你竟然只讓父皇將我流放?”

        換做他的話,如若有誰這般待他,他定然將那人抽筋拔骨再五馬分尸,決然不會讓那人有會再留在這世上。

        方長霆抬起頭,嘴角的笑意扯得更開,語調輕徐:“要你死,還不容易?”

        看著方長霆臉上那抹意味深長的笑意,景王心下一凜,臉上淡定的表情不再,沉著臉色問:“你到底要干嘛?!”

        “一則讓父皇覺著我仁善,二則讓你活著,看著我在這金都城之高枕無憂,而你則被流放千里,遠眺金都城的方向,日夜備受得不得帝位的折磨,可不比讓你死更讓我痛快?”

        坐在地上的景王驀地竄起向驍王撲去,但奈何雙雙腳都被鐵烤扣著,鐵烤連著鐵鏈,還差半臂才能碰到驍王。呲目欲裂,恨意濤濤的道:“你不如殺了我!”

        方長霆掃了眼地上被驍王踢翻的茶,抬眸看向他,淡淡的道:“殺一個人太容易了,沒興,若是你想自己死的話,我倒也攔不到你,只要你敢!笨粗巴,眼露出了幾分譏誚的笑意:“但你敢嗎?”

        “你若放過我,我必然會找會殺了你!”

        “是嗎,但愿你還能踏入這金都城一步!

        景王的怒瞪著他,恨不得能立刻把他生吞活剝了!

        方長霆站了起來,微微傾身在景王的耳旁低聲說道,“我來還想告訴你一件,。我呢做了一個夢,夢里邊你坐上了那個位置,而我則淪為了階下囚,造反不得被你在午

体彩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