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看一場電影(第1/2頁)

作品:《蝸在末世建基地

        邀請商九轅進去坐坐是不可能的,別說個頭的問題,何以居的私人領地意識還是十分強的,尤其是這次他還沒有背著蝸殼出來,作為一只裸奔的蝸牛,自然是不愿意和別人靠的太近,軟乎乎的蝸?墒呛苋菀啄笊习a的。

        但是看著帳篷外蹲著的商九轅,莫名的有點可憐味道,好像一只被逐出家門的大狗,可憐兮兮的等摸摸頭。

        而且商九轅偉岸身軀留下的濃重陰影,竟然沒有帶給何以居多少威脅感,甚至還有種莫名的安全感,讓他可以放心沉浸在電影,不知不覺啃完一顆爆米花,何以居伸去摸另一顆。

        商九轅在帳篷外已經一動不動的蹲了快一個小時了,也不說話,就好像最初所說的,他只是想看看電影而已。

        但是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何以居就真的當他在看電影了,完全沒有邀請他進去做客的意思,好吧,雖然看起來他的個頭確實也進不去,但何以居難道不知道他是妖嗎?還是幾千年的大妖,化個擬態還不是到擒來!

        商九轅越想越覺得生氣,但是耳邊時不時響起的何以居咯咯咯的笑聲又有點好聽,讓他不忍心打斷。何以居還會時不時與他討論一下劇情,雖然那劇情是五分鐘之前的。正覺得這樣也不錯的時候,一顆爆米花突然從帳篷里伸了出來,是何以居兩捧著那顆爆米花送到了帳篷外。

        “你要吃爆米花嗎?”何以居站在帳篷門口,托舉著爆米花,甚至為了提升一點海拔,還努力踮起腳。

        商九轅頓時覺得一切的不愉快都煙消云散了,伸用食指和拇指接過爆米花,正要放到嘴里,突然看了眼何以居,然后身型一縮,變成了同何以居一樣的擬態。

        何以居呆了許久,看著面前難得與自己差不多大的人,莫名就覺得很開心,然后秒懂了商九轅這么做的原因,并且對著商九轅豎起了大拇指!斑@樣的話一顆爆米花可以吃好久的!”

        商九轅抱著爆米花咬了一口,莫名有種啃超大號蘋果的錯覺,但是不得不說,這樣吃還蠻過癮的!班,確實!

        何以居似乎很少能與人分享這類經驗,顯得很高興!斑要再來一顆嗎?或者來點小白菜,咱們兩個兩片葉子足夠了,你喜歡吃菜葉還是菜梗?”

        商九轅顯然從來沒有思考過這個問題,幾秒鐘后微微揚著脖子回應!熬筒斯0!

        何以居的狗狗眼都笑彎了!疤昧,我比較喜歡吃菜葉,我們肯定很合得來!

        “還……還好吧……”商九轅耳朵微微有些紅,在小巧的led燈光下無所遁形,立刻下意識的后退了兩步,躲到淡淡的陰影。

        何以居也沒有注意到,只是沉浸在找到一個菜梗朋友的喜悅,然后歡快去準備菜梗了。

        又過了半個小時,周祝之和涼川仍舊沒有等到回來睡覺的商九轅,忍不住好奇悄悄探頭查看,驚悚的發現自家商哥那高大的身影不見了。

        還是周祝之眼神比較好,戳了戳涼川的腰,涼川一個激靈,咬牙切齒的嘀咕!靶∽,男人的腰不能碰不知道嗎?”

        周祝之絲毫不在意,指了指角落里那頂精致的小小帳篷!吧谈邕在帳篷前,不過縮水了,和反應慢先生差不多的樣子!

        涼川立刻被轉移了注意力,仔細看過去。真的看到了一個略微眼熟的身影,只是這縮水是不是太嚴重了。

        周祝之十分了解涼川,在他開口之前說道!皠e問,問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兩人雖然都知道商九轅不是人類,但是更多的就不了解了。商九轅給他們的感覺一直很復雜,實力強大,地位無人可撼動。但是沒有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也不見他有什么親密的朋友。

        沒錯,他們兩個也不算是朋友,準確的說,他們兩個更像是下屬,或者小弟。他們倒是非常想同商九轅成為朋友,但是莫名的,有一種深深的看不見的隔閡橫在間,他們不知道為什么,也無從下解決。

        商九轅是一個合格的基地開創者,他在面臨暗黑大陸種種危的時候應對段十分漂亮,一路走來,他們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危,有很多次他們都以為就這么完了,但是每一次,商九轅就如同一個戰神一樣,在尸海辟出一線生,以一種所向披靡的氣勢碾碎了危。

        很多時候,他們都覺得商九轅是神,但更多的時候,他們又被商九轅的種種二舉動所打敗,還有某些他們無法理解的偏執更是讓人發指。例如明明是個黑暗料理王,卻執著于做飯做菜,并且讓他們吃掉。

        周祝之比了禁聲的動作,然后悄悄縮回了帳篷。他看不懂商九轅,也無需看得太懂,他只需要追尋他的腳步,這似乎已經成為他的使命。

        涼川也縮回了帳篷,沉默許久之后還是忍不住開口!澳阏f商哥既然能變成這么小,為什么還坐在帳篷外面看電影?”

        周祝之聳了聳肩!拔夷闹,也許反應慢先生有潔癖呢,不喜歡邀請其他人進入自己的臥室!

        奇怪的點其實不在這里,而是在商九轅竟然就乖乖的坐在帳篷外,沒有生氣。

        兩人沉默

体彩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