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可愛的都要被吃掉(第1/2頁)

作品:《蝸在末世建基地

        白雪知道公主是什么意思,但是卻不知道公主和自己名字能產生什么關聯,而且他這個樣子,怎么都和公主不沾邊才是。

        于是,接下來的路上,何以居便拿出了曾經自己當幼師的精神和耐心,給白雪講述了一遍白雪公主的故事。別說,故事講的還挺生動,如果故事的主角不是叫白雪的話。

        聽完經典童話故事的白雪詭異的沉默許久,在聽到白馬王子吻醒白雪公主的時候止不住身體抖了抖,感覺渾身不適。說好的陽春白雪呢,怎么就突然變質了?

        其實對于白雪來講,愛情與性別無關。妖精生性灑脫,對于性別的問題都不是很在意,尤其是經歷了柳白與陽春的事情之后,但是在何以居生動的講解,白雪代入了一下自己被蘋果噎死,然后被人吻醒的畫面,止不住的黑線。

        不止白雪無法接受,身旁同樣被迫聽了一則童話故事的眾人同樣接受不能,目光忍不住不斷飄向白雪,總覺得以后再也無法直視他了。

        在一片詭異的沉默,眾人抵達了商九轅發現異樣的那個懸崖。這一次因為有白雪在前面引路,僅僅用了個小時的時間,不過加上昨夜,眾人已經連續兩天沒有休息了,但是沒有人感到困倦,似乎在不知不覺間,他們都有了一種莫名的使命感,想要找到柳白。

        懸崖范圍并不寬廣,眾人分散開搜尋,卻一無所獲,這里視野開闊,連個遮蔽的大石都看不見。也正是因為如此,當初商九轅才能一眼就發現那一閃而過的陰兵。

        懸崖上什么都沒有,白雪忍不住有一點失望,腳下是不見底的深淵,白雪知道那里,畢竟他早已找遍了白鹿山的每個角落。那是一處峽谷,每天只有正午的陽光才能照射進去,因此鮮少有生靈生存。

        “找條路下山,我們去崖底看一看!鄙叹呸@望著下方的懸崖,何以居也在旁邊彎腰向下看,商九轅的臂都快呈現老母雞護崽式了,就怕何以居一不小心掉下去,而且以何以居的反射弧,一旦掉下去,只怕等到底了才反會反應過來掙扎。

        不過顯然,商九轅多慮了,哪怕何以居反射弧很長,也不至于掉下懸崖。

        白雪微微張了下嘴,最終還是沒有說明懸崖下的情況,他明白那種不親眼目睹始終不死心的心情,也就沉默的跟在眾人身后。

        下山的路更顯陡峭,加上此時正是深夜,眾人小心翼翼,精神緊繃,等腳下踩著崖底土壤,才松了一口氣。

        這一口氣松下去,疲憊感便如潮水般涌了上來,他們并不是直上直下,此時想要抵達那處懸崖口,還要繼續在這狹長的山谷前行一段時間。

        何以居在爬山途就控制不住身型變成了擬態,被時刻注意的商九轅隨撈進了衣兜里。何以居在里面撲騰了一陣,才反應過來周圍的場景有點熟悉,商九轅已經將何以居支帳篷用的小樹枝和帕準備好了,一并塞了進來。

        何以居便沒有多余的心思去想自己怎么又到這衣兜里來了,上動作相當誠實而熟練的支著口袋帳篷。然后拍了拍小枕頭,蜷縮著身體,在里面迅速入睡。

        作為一只常年保持著規律作息的蝸,接連兩天的奔波已經讓他有些混亂了,一沾枕頭,便睡熟了。當然,即使是在口袋里,何以居仍舊不老實的在里面翻來覆去。

        小隊眾人雖然羨慕何以居,卻仍舊勉強打起精神,準備繼續趕路。

        白雪見此終于開口!皪{谷里光線晦暗,不若休整一番,明日天明后趕路,可以事半功倍!

        蘇無加看了商九轅一眼,那家伙還精神得很,不過對于普通人而言,兩天兩夜確實很累了。修整命令下達后,眾人動作迅速的整理出一片營地,支起帳篷,甚至連飯都沒吃,就鉆進了睡袋,至于守夜問題,他們隊伍就有個陰兵,以及好幾個非人類呢。

        眾人入睡的時候已經凌晨點多了,不過峽谷光線不好,哪怕周圍盡是反光的白色,也模糊不清。

        第二天九點多,光線才艱難的擠進了峽谷。小隊眾人都醒了,此時已吃過早餐,準備繼續向著峽谷深處前進。何以居打著哈欠從商九轅的口袋里探出小腦袋,因為滾了一晚上,此時發型凌亂。

        商九轅走起路來迅速而平穩,讓何以居有充分的條件來進行洗漱。商九轅隨折了一片掛著露珠的草葉遞到何以居面前,何以居揪著帕子的一角探過去浸濕,然后用濕潤的帕擦拭臉頰。

        擦完了臉,才覺得整個人都清醒了過來,恰好商九轅遞過來一片薄薄的口香糖,清新的薄荷味立刻涌入頭腦。何以居踮著腳探身過去,雙扶住口香糖的邊緣,用力咬了一口,然后心滿意足的咀嚼了起來。

        商九轅拿回口香糖,就看到上面缺了一丟丟的月牙形狀的口香糖,商九轅用自己絕佳的視力還能看到那小小月牙痕跡上的牙印,莫名覺得好可愛,然后毫無心理障礙的將口香糖丟進了嘴里,這么可愛,當然要吃掉了。

        旁邊目睹一切的蘇無加:“……”莫名覺得被塞了一嘴什么。

        眾人目不斜視,不過心都有一個默契的想法,這一大一小是不是越來越過分了?

      

体彩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