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你在撩我?(第1/2頁)

作品:《蝸在末世建基地

        對此,  青觀甚至有些理直氣壯,  不滿質問!拔疫@個人沒別的愛好,  就喜歡梳子,  多買一些怎么了?如果你有能力做同樣的事,難道你就不會買很多很多自己喜歡的?”青觀一副誰不了解誰的模樣,對商轅的義正言辭很是鄙夷。

        “絕對不會!”商轅斬釘截鐵的回應。即使這世界上有那么多的蝸牛,但只有一只蝸牛是何蝸蝸,所以商轅很確定自己不會買幾萬只蝸牛。

        如此堅定的態度倒是讓何以居和青觀意外,兩人互相望了望,  最后對著商轅豎起大拇指,表示你厲害!你牛逼!轉頭兩人就聊起購物的經歷了。

        被夸獎卻并沒有很開心的商轅“……”

        車輛緩緩向北行駛,  何以居已經同青觀分享了幾處購物廣場以及十幾家優秀網店,兩人討論的熱火朝天。聊一段時間下來,青觀也發現了何以居慢好幾拍的反射弧,  但是依舊聊的開心。

        明明坐在間卻猶如透明一般被忽視的商轅臉色沉悶,  他離開妖界不過一百年吧,怎么聊起來自己就聽不懂了,  這一百年發生了很大變化嗎?“就算是店鋪不錯,回去也要一百年之后了,  還開不開門都另說了!

        車內頓時一片死寂,  聊天死大概就是時下這種情況。

        何以居后知后覺!皩ε,  那我們聊點別的吧!

        青觀脾氣很好的點點頭!翱梢,  我跟你聊聊梳子吧,  各種材質的優缺點,  還有什么類型的梳子適合你,我看你的發質不錯,我們可以交個朋友!

        何以居的反射弧還停留在發質不錯,可以交個朋友上面,懷疑這可能是新型交朋友方式,面上當然沒有露出什么遲疑,愉快接受!昂冒,你喜歡吃青菜嗎?我可以推薦幾個品種!

        于是繼聊天死之后,兩天很快又找到了新的話題。

        商轅眼角青筋直跳,終于忍不住再次開口!拔沂请[身了,還是透明了?”

        兩天的目光集到商轅身上兩秒鐘,然后再次移開,繼續剛剛的話題。

        直到天色暗沉,隊伍扎營休息,車輛即將停下來的時候,商轅已經變成了一顆炸彈。前排的周祝之和涼川忍不住頻繁向后看,車開的也是心驚膽戰,生怕一點顛簸,后排的炸彈就炸了。

        不過在車輛停下來之際,情況又有了新的轉變。

        青觀笑意融融!昂湍懔奶旌荛_心,不得不說,商君這個人不咋地,但是認識的人都不錯,比如你,當然也包括我!

        何以居認真思索了兩秒鐘搖搖頭!安徊徊,是因為商君人很不錯,所以認識的人都不錯!

        看著何以居認真的表情,青觀笑了笑,他已經發現了,同何以居聊天確實不錯,但是不能開玩笑,倒不是何以居會生氣,而是何以居找不到玩笑當的梗。他會把玩笑當真,然后認真回應。當然,這并不讓人討厭,因為你能清晰的感覺大,何以居是在認真的與你聊天,并且很珍惜的與你聊天。

        坐在間一臉我不高興的商轅瞬間坐直了身體,耳朵悄悄動了一下!斑算有眼光!

        青觀的目光在何以居,商轅兩人身上轉了轉,然后故作疑問!吧叹@人不錯嗎?哪里不錯了?”

        商轅坐直的身體再次挺了挺,微微勾著唇,眼神飄向身旁的何以居,等著何以居的回復。

        何以居果然認真思索了兩秒鐘,然后笑瞇瞇的回應!耙驗樯叹龕鄢圆斯,愛吃菜梗的人都不錯~”

        車內頓時一片寂靜。

        片刻青觀哈哈大笑!按_實不錯!”說著伸手拍了拍商轅的肩膀!皭鄢圆斯5纳叹!闭f完便開門下車了。

        車前排的周祝之和涼川也迅速開門溜了下去,然后飛奔到角落放肆大笑。

        后排的何以居不緊不慢的準備下車,手剛摸到車門,就被商轅一把拎了回來,商轅壓低身子,聲音壓的很低很低!拔疫@人不錯就是因為我愛吃菜梗?嗯?”

        商轅的聲音幾乎貼著耳朵響起,遲鈍的何以居都能感覺到吹進耳朵的溫熱呼吸,感覺癢癢的,也不知道是耳朵癢,還是心里癢,不自覺的伸手想撓,手卻被商轅握住了。

        車內靜謐了有五秒鐘,何以居混亂的大腦總算整理出了一個答案!耙,除了愛吃菜梗,愛吃蘑菇梗也算一個?”小心翼翼的詢問。

        商轅感覺自己大腦里那根名為理智的弦終于嘣的一聲斷掉了,他一點一點壓低自己,鼻尖幾乎碰觸到了何以居的鼻尖!斑有呢?”聲音依舊很低,但是這一次多了幾分壓抑的威脅。

        何以居正要補充一個什么蔬菜的梗,結果還沒開口,就聽到了商轅的警告!皠e偷懶,認真想!

        何以居下意識的縮了縮脖子,遲鈍如他,也察覺到了危險,可惜現在沒有蝸殼給他縮,面前的壓迫又不允許他像往常那般偷懶。委屈巴巴的小蝸牛再次飛速運轉起了大腦,思索商轅還有哪里不錯。

        愁眉苦臉十幾秒,何以居還沒想到一個百分百完美的答案,而上方的人似乎已經沒了耐心,本就靠的極近的人越來越近了。

体彩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