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第 84 章(第1/2頁)

作品:《穿成病嬌反派的小作精

        池魚看著系統后臺飚飛的作值,嘖嘖稱奇:這人殺心好足啊。

        不過我喜歡。

        秦年年恨極了南魚兒,后槽牙磨得咯咯地響,卻不敢當著內門弟子池秀兒的面將她如何。省得留個把柄在外面,再得罪了臨殷。

        池魚等了一會兒,見她理智尚存沒有上前撕咬的意思,再撩撥下去也是浪費時間。無聊地擺擺:“師姐們拜拜~”

        秦年年:“……”

        系統:作值998

        池魚內心嘆了口氣,抱著衣袖上臺階。

        她原想著能把秦年年惹毛了,怒發沖冠地上前來殺她,她便順勢來個苦肉計,演上一波,屆時臨殷的怒火被轉移,也許就不會揪著她不放了。

        奈何秦年年不夠配合。

        池魚硬著頭皮上箭陣的玉石階梯,橫豎躺著出去也是出去,順帶還能刷刷作值。

        然而所未料的是,她獨自在階梯上走出去老遠,并沒有觸發箭陣。

        難不成箭陣的觸發有什么特殊條件?

        池魚眉頭緊皺,思慮了一下前情。

        臨故淵前去探路的時候,箭陣未發,陸白芷到了才觸動。

        臨殷帶著她進去可觸發箭陣。

        秦年年和池秀兒入內似乎也沒有觸發,不然她們絕不會如此輕易地全身而退。

        池魚走著走著腳步一緩,

        莫不是,這箭陣只針對魔族人?

        憂慮回頭朝陸白芷離去的方向看去,

        方才生死存亡,兵荒馬亂,又沒有對照組可以助人發現箭陣的端倪。若秦年年和池秀兒當真和臨故淵匯合,互通消息,會不會……

        池魚正考慮要不要折返回去搞事情。

        系統:作值500。

        池魚:???

        她一通謹慎地東張西望,并沒有發現什么致命的征兆。

        然而她好端端在玉石階梯上行走著,突然停頓,詭異戒備四周的動作卻盡數落在了臨殷的眼里,

        微微一蹙眉,成的懷疑深化到了成。

        看來她身上確實有什么類似感知器一樣的東西在,在提點著她。

        池魚并不知道作值是臨殷給的,但知道很有可能此刻的臨殷正在“視奸”著她,瞬間的條件反射戒備過后,又迅速地恢復了原樣。

        心里頭一面忐忑,一面安慰自己,在幽暗地宮一驚一乍是正常反應,臨殷應該不會起疑吧,應該……

        ……

        她對著地圖,很快從地宮出來。

        為了讓臨殷相信自己里地圖的真實性,還暗暗地跑去了幾間有藏寶的隱室,從里頭掏出來一些財寶來。

        眾所周知,龍愛lnglng的東西,故而一座龍族地宮內的金銀絕不會少。

        池魚拿著劇本,知道得很清楚里頭有些什么東西,但她并不貪戀這些,也就隨隨便便塞滿了兩個乾坤袋和小華儀的儲物環。穿金戴銀、扶一渾身披金羽的小鳥兒,大搖大擺地出門去了。

        就差鼻梁上一副眼鏡,把“暴富”二字寫在臉上。

        南鈺遠遠見了她,有種士別一日,當挖目相看的錯覺。

        那渾身金光閃閃,閃得他眼睛生疼:“你這是掉金里頭了?”

        池魚打量他,就相當于看到了臨殷的態度。

        可見她還是沒被判死刑,不然南鈺是不會理會她。于是笑嘻嘻地捧起了一顆尤其大的大彩鉆:“我跟著地圖,在地宮里面找出來的,好看吧!”

        龍族高傲,上古時期同人族的接觸就少。

        它們與生俱來一身堅硬的鱗甲和利爪,自愈能力超強,并不需要同人族一般煉器煉藥,價值觀自然也就不同。

        因而龍冢聽上去會是個金窩窩,實際上全是些亮閃閃的東西,價值也不一。

        最便宜的屬晶石,金銀。

        再來就是不同的寶石,分數不同的煉器材料,被混雜著放做一堆,外行難以甄別。

        池魚不管那些,統統先收了。再隨便挑出一兩個,準備獻給臨殷當做賠禮道歉的誠意。

        大彩鉆一出,流光溢彩,宛若一顆彩的小太陽,能照得方圓百米內之花草黯然失色。

        南鈺用袖子擋住眼睛,昧著良心說真好看。想了想,又補充一句:“適合你!

        池魚:“……”這不是你第一次得罪我了我跟你說。

        她不好和小奶狗計較這些,便問:“我哥哥呢?”

        南鈺說:“歇下了,在調養。你在地宮多待了一天,也累了,先休息一會兒吧!

        池魚頓時悟了。

        這哪里是好心迎接,這就是半道攔人,擺明了不讓她見臨殷?

        怕是人還氣著呢吧。

        池魚點點腦袋,乖巧說好。

        她這一點頭,腦袋上的華儀就跟著一晃,晃出一片金屬鈴鈴相撞的富貴聲響。

        行舟換了,

        造型古樸,看著是從龍冢里頭搜刮出來的,倒是寬敞了不少,還有二樓。

体彩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