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樹倒(第1/4頁)

作品:《劍來

        寧姚悠悠然醒來,睡得無比香甜酣暢,睜眼后發現自己坐在凳子上,她有些茫然,發呆片刻后,起身去推開屋門,看到門外廊中坐著一老一小,兩只悶葫蘆,也不說話。聽到寧姚的腳步聲后,陳平安扭頭笑道:“醒了啊,看你睡得沉,之前就沒喊你!

        寧姚點點頭,對此并不上心,詢問道:“楊老前輩?”

        老人沒好氣道:“咋的,還怕陳平安在你睡著的時候揩油啊,放心,我幫你盯著呢,他小子只有賊心沒賊膽!

        陳平安趕緊解釋道:“寧姑娘,你別聽楊爺爺瞎說,我保證賊心也沒有!”

        寧姚雙手做了一下氣沉丹田的姿勢,告訴自己:“大人有大量!

        老人斜瞥一眼草鞋少年,幸災樂禍地樂呵呵道:“七竅通了六竅,一竅不通啊!

        雨水已經很小,老人直截了當道:“回頭把那袋子供養錢拿過來,然后這小丫頭片子,還有你接下來的用藥,就算一起付清!

        寧姚皺眉道:“楊家鋪子什么藥材,這么貴?!”

        老人淡然道:“人快餓死的時候,我手里的饅頭,能值多少錢?”

        寧姚沉聲道:“你這是趁火打劫!”

        老人抽旱煙很兇,以至于整個上半身都籠罩在淡淡的煙霧當中,然后從“云!敝袀鞒隼先松硢±淠纳ひ簦骸奥煲獌r坐地還錢,那是低劣商賈的勾當,我做不來,我這邊的規矩,說一不二,只有一口價,你們愛買不買愛賣不賣!

        寧姚還要說話,卻發現陳平安在扯自己的袖子,偷偷使眼色,最終她還是咽下那口惡氣。

        那些這座小洞天出產的藥材草藥,品質的確上佳,可這座享譽東寶瓶洲的驪珠小洞天,從來不以天材地寶出名,而是因為那些“瓷器”和機緣寶物,名動天下。所以就算楊家鋪子的藥材堆積成山,也值不了幾顆金精銅錢。

        老人搖了搖煙桿,“雨也停了,你們倆別在我這兒眉來眼去,也不害臊!

        陳平安拉著寧姚的手臂走下臺階,穿過鋪子正堂來到大街上,陳平安笑問道:“是不是想不通?沒事,楊爺爺就這樣,不愛跟你講人情,做什么事情都很……公道,對,就是很公道。寧姚冷笑道:“公道?人人心中有桿秤,他憑什么就覺得自己公道了?就憑年紀大?”

        陳平安搖頭道:“我沒覺得花出去一袋子銅錢,是當冤大頭啊!

        寧姚瞥了眼少年,“這句話,你要是能夠在外邊混過十年,還能夠拍胸脯重復一遍,就算你贏!”

        陳平安笑道:“那就到時候再說!

        寧姚嘆了口氣,真是拿他沒轍,“接下來去哪兒?”

        陳平安想了想,“去鋪子那邊看看劉羨陽咋樣了,順便把你的那把刀從地底下拔出來!

        寧姚雷厲風行道:“那就帶路!

        她突然問道:“你身體沒事了?”

        陳平安咧咧嘴,“大問題沒有,但是除了練拳之外,接下來每天得跟你一樣,得煎藥吃。楊爺爺說如果效果不好,可能還得再花錢!

        寧姚疑惑道:“你真信?”

        陳平安笑著搖頭,好像根本就懶得跟她計較這類問題。

        在走出小鎮后他便卷起袖管,摘下那柄壓衣刀,還給少女。

        她藏好壓衣刀,又去取回那柄被搬山猿踏入地面的狹刀,至于那把送出去的劍鞘,被陳平安暫且寄放在寧姚這邊,她將其懸掛腰間,于是那柄飛劍總算就有了棲身之處。

        當陳平安和寧姚走到廊橋南端,看到一位馬尾辮的青衣少女坐在臺階頂,雙手托起腮幫凝視遠方,留給兩人一個背影。

        ————

        楊家鋪子后院,獨自一人的老人收起煙桿,揮了揮手,把身邊那些煙霧驅散后,說道:“放心,事成之后,答應會給你一個河婆的不朽之身,至于將來能否真正成就神位真身,提拔為一方江水正神,得看你自己的造化!

        老人最后拿煙桿輕輕一磕地面,抬頭望向小鎮老槐方向,嘖嘖道:“樹倒猢猻散嘍!

        ————

        三輛馬車依次駛向泥瓶巷。

        大驪藩王實在想不明白,自己這個侄子,為何偏偏要跟一個陋巷少年較勁。

        竟然連心結都有了。

        宋長鏡笑道:“反正你和陳平安之間的這筆糊涂賬,本王既然已經插手一次,就不會再攪和了,你自行解決!

        最后宋長鏡提醒道:“你和正陽山可以有私交,但是不要牽扯太深!

        宋集薪樂了:“私交?是說那個小閨女嗎?哈哈,好玩而已,談不上什么交情!

        宋長鏡笑道:“只是好玩而已,就隨手送出去一個養劍葫蘆?”

        宋集薪悻悻然不再說話。

        馬車進不去小巷,宋長鏡也不愿下車,宋集薪獨自下車,發現下雨了,目前仍是春雨淅瀝,細雨朦朧,但是有越下越大的趨勢。

        他快步跑入泥瓶巷,來到自家院子,推門而入后,看到稚圭坐在正屋門檻上,她發

体彩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