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五章 君子六符,劾鬼鎮劍(第1/5頁)

作品:《劍來

        裴錢說要去大門口那邊看那堵影壁,上邊廟里頭的香火會飄,還有香味,水流會動,還有聲響,太有意思了。

        水神娘娘大手一揮,招來一位妙齡婢女,帶著裴錢去那邊賞景。

        記起一位其它文脈的儒家圣人剛剛離開,陳平安便放下酒葫蘆,說道:“我家鄉龍泉郡,其實最早就是那座驪珠洞天,齊先生當初在學塾擔任教書先生,只是我小時候窮,沒上過學塾,隔壁鄰居是齊先生的學生,經常提起。但是齊先生自然是見過的,畢竟小鎮就那么大!

        鐘魁坐回酒桌,笑瞇瞇倒了杯酒,陳平安這些說辭,他當然信且不全信,一個年紀輕輕的純粹武夫,就擁有養劍葫和兩把本命飛劍,還能陰神夜游,哪怕驪珠洞天藏龍臥虎,陳平安另有福緣,可要說陳平安跟齊靜春只是“見過”,鐘魁打死不信。

        但是陳平安有所保留,鐘魁就不去刨根問底,雖說文圣學問,已被各大書院禁絕,但其實民間私藏幾部文圣著作,不是什么大事。

        別說是認識齊靜春,就算是上過那座學塾都沒有關系,只要你陳平安不是繼承齊靜春學統文脈的嫡傳弟子,就絕對不會有任何麻煩,退一萬步說,在桐葉洲的大伏書院轄境內,即便真是,也無妨,有他鐘魁,更有他先生。

        可要是在南北兩端的那兩座書院,就說不準了。

        水神娘娘兩眼放光,雙手撐在酒桌上,急匆匆問道:“那你見過文圣老爺嗎?是不是特別儒雅的一位老人,高冠博帶,袖有清風,嚴肅中又帶著點溫柔,而且一眼就看得出是位學問通天的世外高人,氣質就跟畫上的那些山林高士差不多?”

        陳平安只得違心說道:“不曾見過!

        水神娘娘眼神既惋惜,又有憐憫,前者為自己,后者為陳平安,頹然坐回位置,豪飲一大碗酒,抹完了嘴,唏噓道:“那真是人生憾事了,你竟然沒有見過這樣的老先生,以后爭取見一見,不然你的人生不圓滿!

        陳平安無奈笑道:“好的,我爭取!

        她記起一事,“那你見過一個叫崔??的家伙嗎,一個身為大弟子卻欺師滅祖的王八蛋,還有那個劍術通神的劍仙,名字特別霸氣,就叫左右,據說他的劍術,舉世無敵。還有茅小冬之流……文圣這么多弟子,你總見過一個吧?”

        陳平安提了提酒壺,“憾事憾事,喝酒喝酒!

        水神娘娘一拍桌子,滿臉的怒其不爭,“喝個屁酒,你這人怎么回事?!我要是在驪珠洞天土生土長,離開家鄉第一等大事,就是去尋訪文圣老爺,若是闖不進那學宮功德林,那就退而求其次,好歹要去罵過崔??,見識過左右的劍術,與茅小冬下過棋……”

        陳平安附和道:“有道理有道理!

        水神娘娘

        鐘魁忍著笑,“罵崔???水神娘娘,不是我瞧不起你,那位大驪國師即便傳聞境界大跌,但還是可以用兩根手指捏碎你金身的!

        水神娘娘理直氣壯道:“我在大驪京城門外罵上幾句,他也聽得到?”

        鐘魁白眼道:“那他還真聽不到!

        三人各自喝著酒。

        氣氛逐漸凝重起來。

        潛伏扶乩宗附近的那頭大妖,被揭穿身份后暴起行兇,竟然讓那對擅長合擊之術的玉璞境道侶,一死一傷,戰場還是在那扶乩宗山頭,那頭大妖哪怕占著先天體魄強韌的優勢,恐怕境界也需要是十二境才行。

        一頭本該早已揚名立萬的仙人境大妖,竟然無聲無息地隱匿在桐葉洲中部無數年?扶乩宗,書院,都沒有絲毫察覺?而且好巧不巧,太平山魁首去攔截它入海的時候,太平山鎮壓妖魔的牢獄就突然打開了,成功逃逸四方?

        加上之前就有婆娑洲、桐葉洲和扶搖洲,三洲各有上古重寶仙兵先后現世,已經引來無數修士的爭奪廝殺。

        水神娘娘小心翼翼問道:“斗膽問一句,你家那位山主先生,離開了書院,身先士卒搏殺大妖,真不怕隕落嗎?”

        鐘魁氣笑道:“念我家先生一點好,行不行?再說了,天底下誰都可以問這個,唯獨水神娘娘你就算了,這兩百多年,你主動離開碧游府和水神廟,跟那頭大妖打了多少場架?”

        水神娘娘喝了口酒,“那不一樣,我就是一個小小水神,你家先生可是出身文廟某位圣人府邸……”

        鐘魁斜眼道:“這就你從文圣老爺那些圣賢書籍中看出來的道理?”

        水神娘娘惱羞成怒,當面罵她見識短淺都沒關系,可牽扯到文圣老爺,萬萬不行,一拍桌子站起身,“鐘魁,你再這么陰陽怪氣說話,就把面條和酒水吐出來!”

        鐘魁喝了口酒,“我就喝你家的酒!

        他又喝了一口,“我又喝了,真好喝!

        水神娘娘氣得臉色鐵青,渾身顫抖。

        陳平安輕聲道:“家鄉有個牌坊,四塊匾額中有一塊,寫著‘當仁不讓’。大概就是鐘魁先生為何如此選擇的原因了。之前鐘魁說為何浩然天下愿意遵守儒家訂立的規矩,鐘魁先生今日此舉,無論最后生死,

体彩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