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三章 大河之畔遇陸地蛟龍(第1/7頁)

作品:《劍來

        北燕國地勢平坦,新帝登基后,勵精圖治,又有兩處養馬之地,故而騎軍戰力遠勝荊南、五陵兩國,再往北就是自古多有仙人事跡流傳的綠鶯國,文人筆札和志怪小說,多與水精蛟龍有關。

        隋景澄頭戴冪籬,又有法袍竹衣穿在身上,雖然大暑時節,烈日曝曬,白天騎馬趕路,依舊問題不大,反而人照顧馬更多一些。

        這天兩騎停馬在河畔樹蔭下,河水清澈,四下無人,她便摘了冪籬,脫了靴襪,當雙腳沒入水中,她長呼出一口氣。

        前輩坐在不遠處,取出一把玉竹折扇,卻沒有扇動清風,只是攤開扇面,輕輕晃動,上邊有字如浮萍鳧水溪澗中。先前她見過一次,前輩說是從一座名為春露圃的山上府邸,一艘符?寶舟上剝落下來的仙家文字。

        隋景澄其實有些擔心前輩的傷勢,左側肩頭被一枝修道之人的強弓箭矢直接洞穿,又被符陣纏身,隋景澄無法想象,為何前輩好似沒事人兒一樣,這一路行來,前輩只是經常輕揉右手。

        隋景澄轉頭問道:“前輩,是曹賦師父和金鱗宮派來的刺客嗎?”

        陳平安點點頭,“只能說是可能性最大的一個。那撥刺客特征明顯,是北俱蘆洲南方一座很有名的修行門派,說是門派,除了割鹿山這個名字之外,卻沒有山頭根基,所有刺客都被稱為無臉人,三教九流百家的修士,都可以加入,但是聽說規矩比較多。如何加入,怎么殺人,收多少錢,都有規矩!

        陳平安笑道:“割鹿山還有一個最大的規矩,收了錢派遣刺客出手,只殺一次,不成,只收一半定金,無論死傷多么慘重,剩余一半就都不與雇主討要了,而且在此之后,割鹿山絕對不會再對刺殺未果之人出手。所以我們現在,最少不用擔心割鹿山的襲擾!

        隋景澄嘆了口氣,有些傷感和愧疚,“說到底,還是沖著我來的!

        別看前輩一路上云淡風輕,可是隋景澄心細如發,知道那一場刺殺,前輩應對得并不輕松。

        陳平安合攏扇子,緩緩道:“修行路上,福禍相依,大部分練氣士,都是這么熬出來的,坎坷可能有大有小,可是磨難一事的大小,因人而異,我曾經見過一對下五境的山上道侶,女子修士就因為幾百顆雪花錢,遲遲無法破開瓶頸,再拖延下去,就會好事變壞事,還有性命之憂,雙方只好涉險進入南邊的骸骨灘搏命求財,他們夫妻那一路的心境煎熬,你說不是苦難?不但是,而且不小。不比你行亭一路,走得輕松!

        隋景澄笑了,“前輩是不是碰巧遇上,便幫了他們一把?”

        陳平安沒有說什么。

        隋景澄便知道答案了。

        陳平安以折扇指了指隋景澄。

        隋景澄會心一笑,盤腿而坐,閉上眼睛,靜心凝神,開始呼吸吐納,修行那本《上上玄玄集》所載的口訣仙法。

        修道之人,吐納之時,四周會有微妙的氣機漣漪,蚊蠅不近,可以自行抵御寒意暑氣。

        隋景澄雖然修道未成,但是已經有了個氣象雛形,這很難得,就像當年陳平安在小鎮練習撼山拳,雖然拳架尚未穩固,但是全身拳意流淌,自己都渾然不覺,才會被馬苦玄在真武山的那位護道人一眼看穿。所以說隋景澄的資質是真的好,只是不知當年那位云游高人為何贈送三物后,從此泥牛入海,三十余年沒有音訊,今年顯然是隋景澄修行路上的一場大劫難,照理說那位高人哪怕在千萬里之外,冥冥之中,應該還是有些玄之又玄的感應。

        關于高人的音容相貌,更是古怪,類似那本小冊子,隋景澄可看不可讀,不然就會氣機絮亂,頭腦暈眩。

        隋景澄前些年詢問府上老人,都說記不真切了,連自幼讀書便能夠過目不忘的老侍郎隋新雨,都不例外。

        陳平安知道這就不是一般的山上障眼法了。

        隋景澄睜眼后,已經過去半個時辰,身上霞光流淌,法袍竹衣亦有靈氣溢出,兩股光彩相得益彰,如水火交融,只不過尋常人只能看個模糊,陳平安卻能夠看到更多,當隋景澄停下氣機運轉之時,身上異象,便瞬間消散。顯而易見,那件竹衣法袍,是高人精心挑選,讓隋景澄修行小冊子記載仙法,能夠事半功倍,可謂用心良苦。

        氣象高遠,光明正大。

        所以陳平安更傾向于那位高人,對隋景澄并無險惡用心。

        只不過還需走一步看一步,畢竟修行路上,一萬個小心,可能就因為一個不小心,而功虧一簣。

        兩人非但沒有刻意隱藏蹤跡,反而一直留下蛛絲馬跡,就像在灑掃山莊的小鎮那樣,如果就這么一直走到綠鶯國,那位高人還沒有現身,陳平安就只能將隋景澄登上仙家渡船,去往骸骨灘披麻宗,再去寶瓶洲牛角山渡口,按照隋景澄自己的意愿,在崔東山那邊記名,跟隨崔東山一起修行。相信以后若是真正有緣,隋景澄自會與那位高人再會,重續師徒道緣。

        到了王鈍老前輩指明的那座綠鶯國渡口,陳平安目前最想要知道的一個消息,是大篆京城那邊,玉璽江水蛟的動靜。

        猿啼山劍仙

体彩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