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將欲行(第1/2頁)

作品:《庶族無名

        “老師!标惸氐窖檬饡r,正看到臧洪在收拾書簡,恭敬地一禮道。

        “默兒回來的正好,這幾件衣物是為你備的,洛陽不比當利或是夏丘,穿著得體一些,也省的有些人小覷!标昂榭吹疥惸,臉上掛起了笑容,若說他這一生最得意之事,那就是收了陳默這個弟子,學習快,能夠觸類旁通,而且武雙全,棋藝、書畫皆不俗,最重要的是,臧洪是親眼看著自己這位弟子學習速度之快。

        說實話,從忠平元年開始,陳默跟自己已有四年了,一開始,臧洪能教陳默的東西很多,但現在,臧洪覺得自己已經很難再教給陳默什么東西了,陳默如今所欠缺的,是游歷,是見識,是將一身所學融會貫通,而非竹簡之上的東西。

        這也是臧洪將陳默送去洛陽的原因,洛陽乃大漢朝都,天下人才匯聚于此,陳默去了洛陽才能學到更多,未來也能走的更遠,當利,對于陳默來說太小了。

        “多謝老師!标惸瑢χ昂楣硪欢Y,嘆了口氣道:“老師,朝廷如今正欲將你升遷,老師為何……”

        “沒錢!标昂閺南渥永锶〕鲆槐L劍,仔細端詳,對于陳默的話,只是淡淡的回了一聲。

        真沒錢嗎?

        那倒不至于,就陳默所知,自己這位老師的父親昔日可是了不得的人物,曾擔任使匈奴郎將、山太守、太原太守,還曾平定會稽妖賊許昭叛亂,光是朝廷封賞就不少,更何況臧家也是射陽大族,家頗有田產,買官的錢,還真不差,而且這也不是賄賂宦官,是朝廷正常的官員任免,而老師的功績也足夠配得上一個太守之位。

        不過陳默更清楚自家老師為人,平日里看似詼諧謙和,但骨子里卻是傲氣十足,這是在向朝廷這種買官制度的無聲抗議。

        陳默捏了捏眉心,跪坐在席子上,想了想道:“老師可有想過,這職位本該是老師的,老師坐上去,或許還能造福一方,但若換個人上去,恐怕就是萬千百姓之難也!

        買官售爵這種事,在漢朝并非當今天子首創,不過卻是唯有當今天子在這點上最受人詬病,其實天子之意,陳默能理解一些。

        朝廷對地方已經幾乎失去了掌控權,想要將這個掌控權再拿回來可不容易,賣官售爵,這并不是一步好棋,通過買官上來的官員良莠不齊,但這些官員卻可以對地方逐漸形成的士人圈子打破,產生沖擊。

        要說妙計,在陳默看來真不算,但對眼下逐漸失去掌控力的大漢來說,這一招最大的作用其實不在這些買官者,而是被壓榨的百姓,就這年來,單是青州,叛亂就從沒有停止過,陳默親自擊潰的叛軍或者說叛民便有不少,而這些叛民,在一定程度上會對當地的士族圈造成傷害。

        若從上往下看,的確對士族逐漸形成的壟斷產生了動搖,但若站在他這個角度從下往上看,天子此舉等于在用大漢的根基去跟士族換子,兩敗俱傷的打法,所以說并非什么好棋。

        “好像是有些道理!标昂閲@了口氣,端著寶劍跪坐下來,摸索著寶劍道:“但人該有自己的堅持,我若對此視若無睹,繼續升遷,或許能造福一方百姓,但那又如何?若天下皆是這般污穢,默兒覺的我造福的一方百姓又能享多久之福?”

        “總是會又一些的,對于百姓來說,能好過幾日也是好的!标惸瑩u了搖頭。

        “真正的問題,不在此處!标昂閾u了搖頭,大漢現在的問題不是官員的問題,他要的是向朝廷表達一個態度,看著陳默笑道:“總得有人出來,告訴朝廷,告訴天子,他錯了!

        “老師說過,改運易,改命難,既然天命已定,老師又是何必?”陳默想了想道。

        “所以說,人和人的道是不同的,你是我的弟子,但你的道似乎與我又有不同,為師連你都難以改變,更遑論他人?但能不能與做不做總是有些不同的!标昂樾Φ。

        “道理是這般……”陳默嘆了口氣,這就是他的老師,認定的方向,除非真的錯了,否則絕不會輕易更改。

        但老師錯了嗎?

        并沒有,其實這一點正是陳默敬佩老師的地方,他相信,如果當他的道需要付出他生命的那一刻,自己的老師也不會猶豫,更何況是官職?

        “你呀,天資聰慧已,乃不世之才,自幼經歷苦難,更有一般那些奇才所沒有的堅韌性情,去洛陽看看吧,或許在那里能夠找到你想要的東西!标昂樾Φ。

        自己想要什么?

        陳默突然陷入了迷茫,這些年努力讀書,提升眼界,到如今,他突然發現,自己這幾年努力強大自己,讓自己變的更加優秀,只是當自己變的足夠優秀的時候,昔日自己所追尋的東西,此刻再看,卻似乎變了味道。

        “人不迷茫枉少年,這把劍乃家父送于為師,當年家父曾佩此劍在邊關殺敵,只可惜,為師雖然也通技擊之術,卻并不精通,也不喜此道,你既已習得劍術,便將此劍贈予你!标昂閷殑浗o陳默道:“劍名承淵,雖非名劍,但卻曾飽飲賊血,希望你莫要辱沒此劍!

        “多謝恩師厚贈!”陳默也沒

体彩河南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