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7章 血色焰火(第1/2頁)

作品:《我的絕色總裁老婆

        十六年,朝朝暮暮,是敵,卻不吝教導。

        十六年,日日夜夜,痛罵,恨鐵不成鋼。

        十六年,斬龍血樹,斷緣,鐵血卻柔情。

        世間紛紛沓沓,哪怕起源之門是她的家,過的也沒有在時空磨盤上,開心自在——

        “小明!小明你……”威武古賢瞪圓著眼,感覺整個世界都好像塌了一樣,他干不過這啟明上帝,極致的怒火開始看向那起源之門的八十八位峰主!

        轟~~~

        威武古賢一步走來,滔天的兇威,正在從他身上四散開來!他抬,一桿銅勺,仿佛化作湖泊一般的大小,直接撼天動地,直接把那八十八位峰主全拍到了土里!

        “殺!老子殺了你們!”威武古賢一桿銅勺,舞成了藝術,在一瞬間時,將八十八位峰主全部挑起,在虛空不斷連連拍打!

        慘叫聲,骨裂聲,讓人看的毛骨悚然!

        有一個地方,很遙遠——

        蘇金在滅了‘青天府’四人后,一路沿著那所為的石谷西行,他越來越有感覺了,直到走入一片青銅山河。

        這片山河,城墻依舊在,萬古歲月無情埋葬了這里,蘇金在城墻下,還能感覺到當年此處的濃厚威嚴。

        城墻上,血痕遍布,裂痕觸目驚心——

        在這片青銅山河破敗后,上面不知有多少后來的到訪強者,蘇金接二連的發現了圖案,那是一種血色顏料,記載了過往。

        蘇金閉上眼睛,指在那些圖案上觸碰,步伐未!

        摩訶鎮獄眼的威能,悄然顯現,他雖閉上雙目,腦海,那星辰火海,依舊。

        原來這里的天,曾經也是藍色的,大海潮汐,海鳥成群,那里從部落,最后神邸現,出現了真正的第一時代,青銅時代!

        這些圖案,所蘊含的道韻,哪怕是歲月,都無法磨滅——

        “小哥、你……你還不快逃!

        不知何時,蘇金被一道陌生的緊張聲音驚醒,他看向那城墻腳下,緊張萬分的一個老石人——

        “前輩步子急促,我一路走到這兒,沒曾想還能撞見前輩!碧K金走了過去,眼角余光,看到了城墻腳下的一捧新土。

        不久前,老石人啜泣著抱尸,來到了這里,將那人埋下,入土為安。

        “天道交織,這片仙葬已經開啟,無人可活,你,你還不快走——”老石人眼角的淚痕未干,不似做作,好意讓蘇金趕快離開。

        “前輩為何將尸埋在城墻腳下?”蘇金問道。

        “青銅天帝,會庇佑災亡之人,城外有不少尸妖洞窟,每逢月圓便會出來……”老石人呆呆著回應,不過他忽然間便抱著頭,“我,我為什么知道這些,我為什么……”

        蘇金還未來得及阻止,便看到老石人瘋癲了一般,跨進虛無,再次消失!哪怕是他的‘摩訶鎮獄眼’,都難匿蹤影!

        老石人,經久歲月間,為何還不能死去——

        他是誰。

        蘇金啞然,他沿著老石人瘋走的方向,上摸著城墻上的圖案,大概走了半柱香時間,才不知不覺間,來到了城門!

        腳印——

        又出現了!

        老石人的腳!蘇金有些驚喜!

        說實話,對于此城,蘇金有些忌憚,剛剛哪怕是在城墻腳下,他都能感覺到一股難以言喻的威能,壓迫心懷,而城,建筑稀少,仿佛能一目望穿!

        “嗚嗚嗚——”

        哭泣聲,很微弱的哭泣聲。

        蘇金用摩訶鎮獄眼,看進枯寂的城里,那城心,一片廢墟,竟是存在這一口深青色帶著綠斑的龐大神棺,他分不清老石人是躲入了棺,還是藏在那棺后哭泣……

        “前輩,我有事請教!碧K金不肯錯過會,連忙放聲道。

        吱吱——

        那銅綠神棺上,棺蓋悄然掀開一條縫隙,一對小眼睛帶著恐懼,棺蓋也有些顫抖。

        “問,問了快逃,往南……南有生路!崩鲜祟澛曊f道。

        蘇金認真道:“您之前,抱尸埋葬,不知善惡,可是行善?”

        “不知道,可憐,太可憐了,都是尸體——”老石人用撐著的棺蓋,越發顫抖劇烈。

        “您認為,誰最可憐?”蘇金問道。

        “上蒼,上蒼最可憐!

        “哦?”

        “上蒼不仁,以萬物為芻狗。無情最可憐,我……我有個娃兒,幾歲就得了不治的病,上蒼為他安排的宿命,他很可憐,上蒼更可憐……”

        “這是可悲!

        蘇金冷聲,繼續問道:“倘若這世間,人人想殺前輩,前輩會如何?”

        “為、為什么要殺我,你……你快走,你沒有見過我……沒有見過我——”老石人怯生生道。

        “最后一個問題,問完,我就走!碧K金說道:“城墻上的圖案,有多少是前輩畫下的?其,多是天道濃厚之圖!

        沉默。

        神棺還在抖,卻是再沒有回應蘇

体彩河南11选5开奖查询